最新公告:

网群:   北京市青年党建网   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

青年党建频道

研究会

日本24岁富翁代孕有16名子女 欲生1000个孩子

2014-08-25 12:07:44 | | 打印 | 字体:   千龙网

 原标题:日本24岁富翁代孕有16名子女 欲生1000个孩子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近日,泰国电视台曝光了位于曼谷市中心的一处“代孕公寓”,泰国警察在此发现了1到6个月不等的9名代孕婴儿。更令人惊讶的是这9名婴儿的父亲竟然是同一个人,是一名来自日本的百万富翁,而它们的母亲则是不同的代孕女性。

这桩离奇的事件隐藏了太多的谜团,引来了海外媒体的争相报道。据了解,同时被披露的还有这位“多产”父亲的年均生产计划,他竟然希望每年都生产十几个孩子,最终的生产目标达到100到1000个孩子。连国际刑警组织,都被这个离奇的案件所吸引,并宣布对此案件展开多国调查。

“我可以说的是,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案子。我们正在试图了解,什么样的人要这么多孩子。这是国际刑警组织泰国主管阿披乍·苏里汶亚抛出的疑惑。他说的是目前国际刑警正在调查的泰国“宝贝工厂”现象。据了解,本月初,泰国警方在打击非法代孕的行动当中,于一所公寓中发现9名婴儿和9名保姆。令人惊讶的是,公寓中的9名婴儿外加其他7名婴儿被称有着同一个父亲。据称这个父亲是24岁日本“富二代”名叫重田光时。日本媒体报道,通过从日本发送的DNA样本证实,重田光时据信为这些孩子的生理学父亲。重田光时的亲属还向警方提交了这些孩子的生活状况照片,其中显示有4个孩子从印度经泰国被送入柬埔寨。前新华社驻泰国记者史先振说,商业代孕一直在泰国暗潮涌动。

史先振:据我观察,泰国一直是西方国家不孕不育夫妇寻找代孕母亲的最佳选择地,而商业代孕一直在泰国在暗中进行。据统计,仅是联系代孕的中介在泰国就有大约二十家,其中大部分都是外国人所开,而且每年营业额可以达到40亿泰铢,约合8亿元人民币。泰国的法律也规定,只能由与生物学父母有血缘关系的人担任代孕母亲,并且禁止商业代孕。

据悉泰国当局13日批准一项法律草案,将商业代孕正式列为犯罪。有一家机构名叫新生国全球网络它在泰国、格鲁吉亚和其他国家提供代孕服务。援引这家机构创始人库库纳希维利的话说,就是她的机构为这名日本男子在泰国介绍两名代孕母亲,去年为他生了3个孩子,包括一对双胞胎。时告诉这家代孕服务机构雇员,他想找更多代孕母亲,“希望每年要10到15个孩子”,“最终目标是批量生产100到1000个”。中国医学科学院生物伦理学研究主任翟晓梅指出,这是滥用了人工辅助生殖技术。

翟晓梅:最大问题就是滥用人工辅助生殖剂,同时他可以有这么多的,通过代孕的后代这项技术是一个自然的,人工生殖的不能的时候,这种能力缺失的时候,通过一个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来进行补充,这个没有限制的使用作为一项人工技术,一个社会的一定要有一个控制使用的问题。

除此之外,这种计数式的代孕成果,是否也存在健康风险与伦理悖论?翟晓梅提到 其中人工胚胎移植数量的暗含风险。

翟晓梅:一个代孕母亲在我们国家规定,在胚胎移植时不超过两个。因为跟自然分娩的双胎多胎妊娠过程不一样,这个是人工移植,胚胎移植。多胎妊娠我们说在医学上应该把她看作是人工辅助生殖的并发症,而不是成功的标志,因为在很多医院可能很多处理多胎妊娠,本身代孕的那个母亲,健康上的风险是很大的。

目前据泰国和日本警方人士消息,该男子是以20万泰铢 “借腹生子”。非亲属类的“借腹生子”在泰国不合法,但一些家境贫寒泰国女子加入到了借腹生子的非法行列。对这一起跨国借腹生子的案件,日本著名儿童福祉专家木村真理做出了严厉批评:他说“连续借他人肚子生下十多个孩子是前所未闻,像这样的非法交易对妇女是一种虐待,而且,也把小生命视为物品,有违生命伦理。”中国生物伦理专家翟晓梅也称这种行为是对于代孕母亲的一种“残剥”。

翟晓梅:他造成了对代孕母亲的残剥,剥削和滥用,因为在那个地方便宜,那个地方法律的漏洞很多,法律甚至没有监管,所以他可以随意的在那儿做。第二,他不是出于一个医学原因,代孕母亲本身,也有伦理的问题,做代孕母亲的生孩子,生育的动机变成,生了孩子是为了卖这个孩子,从生育动机上来看,动摇了人类社会的一些根基。

来源:人民网

编辑:曹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