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网群:   北京市青年党建网   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

青年党建频道

研究会

网络时代,文学奖该怎么评

2014-08-14 08:56:32 | | 打印 | 字体:   千龙网

   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再次惹来一片争议。作家阿来的报告文学《瞻对》意外遇冷,甚至以0张选票落选;周啸天作品获得了诗歌奖,却被网友炮轰其水准只是“打油诗”。作为中国最高荣誉的文学奖之一,鲁迅文学奖究竟是“精英评审”的游戏,还是应获得更多的大众认可?

阿来作品0票落选,读者好评不等于评委青睐

《瞻对:一个两百年的康巴传奇》是作家阿来耗时8年完成的作品,出版后受到读者好评,参评鲁奖后被普遍看好。然而最终却只得了0票,令人大跌眼镜。

“这个结果简直荒诞离奇。我不是对所有评委都不信任,但至少报告文学这一块,这些人的眼睛都瞎了”。阿来13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他近期会写文章对此事发表质问。

参与报告文学单元评选的评委、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丁晓原接受记者采访时,没有正面回应阿来作品的落选,他表示,今年报告文学共有194部作品参评,最后仅有10部作品入围最后一轮评选,每位评委最多只能投5票。“可以说,凡是进入最后入围的10部作品,都是精品。”

丁晓原说,获奖的5篇(部)作品,突出体现了报告文学真实、快捷地反映社会和时代重要话题、重大主题的文体特点与优势,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和现实性,叙写的题材又多样广泛,同时达成了“报告”与“文学”的统一。

“获奖作者都进行了扎实的采访,做足了案头功夫,追寻报告文学写作的客观真实,同时他们又注意表达的主体性和文学性。”他说。

获奖作品被质疑像“打油诗”,遵守程序能否保证质量

与阿来的遇冷相比,另一位川籍诗人周啸天凭借诗词选《将进茶》获诗歌奖,有媒体摘录王蒙高度评价其作品“亦属绝唱,已属绝伦。”网上却传来质疑声,网友称其作品更像“打油诗”。

曾在鲁奖推选阶段质疑诗人柳忠秧“跑奖”的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,13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从网友提供的文本来看,还不如柳忠秧的诗。不知拿去周啸天参评的诗集水准如何,但一个诗人写出这样的诗句也真是‘够呛’。”

参与本届鲁奖推选工作的文学评论家樊星则提出,有可能网友评价的只是周啸天的一部分烂诗,王蒙评价的是一部分好诗;每位诗人的作品都有好坏,就像去年鲁奖中受到争议的“羊羔体”,网友调侃的也只是车延高的部分诗句。

“在如今杂语喧哗的年代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但是,程序是一回事,质量是一回事。”樊星认为,现在值得关切的不是周啸天的诗到底如何,而是是否有更好的诗歌被遗漏;如果周啸天的诗获奖确实是按照程序走,大众也没法否定。

担任中篇小说奖项的评委之一、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说,“评奖的操作环节其实非常艰难,几百部作品筛选,每一轮评选都要在投票前充分讨论,陈述自己的评选理由,还要在封面上签字。每一轮的胜出,都非常不易,对每一个作品都是艰难的选择。”

采访中,多位评委也表示,作品质量是评选的最根本要求,此外作品的题材、作家的年龄、地域等因素也要考虑。

“精英评审”难让大众满意,文学奖的社会认可度走低

作为我国重要文学奖项之一,鲁迅文学奖近年来似乎风波不断。2006年,国家一级作家、担任过第二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的赵丽华,因“梨花体”的诗歌风格引发大量争议;2007年,数名评委成为鲁迅文学奖最终获奖者;2010年,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凭借“羊羔体”获得鲁迅文学奖诗歌奖,引发争议不断。

如何树立中国文学奖的公信力?丁晓原认为,以鲁奖为代表的当下精英文学评奖的社会认可度较低,应该引起重视;专业评委应多听取受众意见,而不是将文学封存在象牙塔里。“实际操作中,还遇到各种问题。比如第五届鲁奖评选中,我们曾设立了网上读者投票的环节,却出现了人为操作投票数等问题。”

湖南作协副主席欧阳友权是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获得者,同时也是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评委。他认为,鲁奖说到底还是以专家评价标准为主的“精英评审”,难以让每一个人特别是普通大众满意。

“随着传媒日益发达,可以经过一步步改革,探索建立一个好的平台或操作机制,让读者的表达渠道更加畅通。”欧阳友权说。

“真正的文学奖,只要评选的结果大家认为不错,机制上公开或不公开都没关系,拿出来的作品让人信服就可以了。文学奖的价值所在就是让更多的人读到好的作品。”方方说。

来源:人民网

编辑:曹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