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:

网群:   北京市青年党建网   紫光阁青年党建频道

青年党建频道

研究会

三院239厂焊工:铸件的外科医生

2018-12-14 14:51:52 | | 打印 | 字体:   千龙网

   本网讯(文/黄晓黎)中国航天科工三院239厂铸造加工部焊工组现有4人,人数不多,却肩负着全厂所有铸件产品的补焊工作。凭着过硬的专业技能和丰富的操作经验,他们对各类复杂铸件进行补焊,就像有着丰富经验的“外科医生”,对“病人”的各种疑难杂症一一排除,使铸件重获新生。

  
  焊工组是“微创”手术执行者。油箱是产品生产的关键任务。铸件补焊的要求十分严格,尤其是补焊处数和补焊面积有着严格限制。铸件在精加工后,单处补焊面积不得超过2个平方厘米,这给焊工操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。同时,油箱的壁厚仅有2~3毫米,稍有不慎就会补焊面积超标或者零件变形。因此在补焊过程中,从缺陷的排除、坡口开设到最终补焊,需要细致细心,采用适当的工具对缺陷进行尽可能小的“微创”手术,使产品能够符合技术要求,成为合格品。
  
  焊工组是“疑难杂症”排除者。油箱的生产中,出现内腔冷铁与本体粘接用各种清理工具均无法取下的棘手情况。按照传统方法只能采取破坏性的方法,即从铸件外壁开孔,顶出冷铁后再把孔补焊上。这样一来费时费力。有没有不伤害产品的办法?焊工组与技术人员讨论后,认为可以采用氩弧焊直接熔化冷铁的方法,使其自动落下。焊工组自主设计并制作加长焊把后,成功取下铸件内腔深处与本体粘接在一起的冷铁,而且铸件毫发无损。
  
  产品的品质来源于每一道工序的控制,而补焊正是这其中的关键一环,无论是铸态还是精加工,无论是零件还是油箱,在焊工面前就如同外科医生面临不同的病人,目的就是要做到手到病除,一次合格。
  
  从幕后到台前艺惊四座
  
  ——第八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数控机床装调维修项目组冠军赵明园
  
  弯腰、附身、钻入狭小的空间,或打开前盖查看发动机,或趴在地上检查油箱管道;生产正常运行时,大家很难关注到修理工日常耐心细致地保养;然而紧急排故时,他们总是冲在一线,不惧油污尘土奋力抢修。
  
  在中国航天科工三院239厂各加工车间里默默无闻地保障生产的机修工中,身材并不高大、长着娃娃脸的赵明园并不显眼。但,他却是让车间师傅们感到最踏实的人。
  
  抢修如救火 任务不等人
  
  作为机床维修工的赵明园平时并不操作机床,却是最了解机床的人。机器轰鸣声中,他总是凑近了听听就能辨别出机床运行好坏。
  
  时值任务高峰,239厂机加厂房全力冲刺的加工中心主轴毫无征兆突然停转,生产被迫中止。一般高端数控设备维修按惯例只能联系厂家坐等回复。
  
  “任务不等人啊”,赵明园撸起袖子走到了操作台前,细心的他没有直接动手拆卸设备,根据自己对机床PLC系统通讯功能的充分了解,选择下载内部软件离线分析主轴的逻辑控制关系。
  
  通过反复梳理调试,赵明园精准定位流量控制开关故障,然而联系厂家采购原装进口开关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。“生产任务不能停!”,赵明园一头扎进材料堆里,两天两夜,吃透了这个控制开关的机械原理。
  
  凭借踏实的基本功加上计算机编程技巧,赵明园改造了国产元器件的接口关系,使其与主机完美匹配。
  
  控制开关安装完毕,当工人师傅拉上电闸那一刻,主轴缓缓转动,“成了成了,启动了”。机器轰鸣,生产继续,所有人在心里默默给这个年轻的小师傅竖起大拇指。
  
  不懂数控的维修师不是好师傅
  
  在企业制造方式转型升级大潮中,航天企业开启了智能化改造的探索之路,239厂总装自动化车间智能化改造项目已现雏形。随着生产线整体规划、功能单元、整体联调,设备对机修人员的技术要求也越来越高。
  
  “现在的机修人员已经是微机技术、机械、电气、液压、PLC系统、检测等专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,”技术组组长张凌不无感慨地说,“设备结构复杂,专业跨度大,技术门槛高,一个好的机修工人可以顶上我们一个好的技术员了。”
  
  综合掌握系统软件是赵明园的第一个门槛。他拿出钻研机床说明书的劲头,开始新一轮软件知识的学习,光是机床常见的PLC系统代码,他就翻毛了三本专业书籍。
  
  各种不同的机床使用不同的操作系统,这让孜孜以求的小赵陷入浩瀚的知识空间。就连周末,他也是整天泡在机床展示会、博览会、市场推介会现场。“以后通过互联网技术及相关软件的应用,不但可以实现计算机对数控机床远程监控功能,还能可以远程监控运行过程,进行数据采集”,赵明园对未来机修专业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。
  
  冠军从“干一行爱一行”起步
  
  今年24岁的赵明圆在学校主修钳工专业,只因当年厂里亟需机修工人,还没经过培训的他就被安排到了生产保障部机修二组。他圆滚滚地身材窝在狭小的空间里检查调试,从不嫌弃黑黢黢的机油、灰扑扑的蒙尘。
  
  “其实脏和累都是表面,修理高端数控机床主要靠的是头脑”,有着40多年机修经验的许师傅看好这个谦逊的小伙子。因为赵明园有问题不懂,从来不藏着掖着,他找师傅问,找班组前辈问,找车间技术员问,找操作工人问。人家解释不清楚的复杂问题,他就买来一厚打机修书籍,一页一页、一行一行的读。
  
  “刚开始接触机修专业,我是一点也读不懂”,赵明园坦陈,“书读一遍不懂,就读第二遍、第三遍;机器调试不好,就调一晚上、两晚上;干工作要做就要做到最好。”
  
  机床维修是一件苦差事,不爱这一行不行,吃不得苦不行,不迷上它也不行。“干一行爱一行,爱一行钻一行”的赵明园从没有参加过任何专业培训半道出家的一线工人,到获得北京市职业技术大赛第十名好成绩,一步步走上了全国机床装调维修项目组冠军的舞台。
  
 
编辑:易苏辉